最新文章

螞蟻帝國將改變您對螞蟻的看法   大家好,我是螞蟻帝國的創辦人Ray,對於『螞蟻』,你的腦袋中閃過哪些情緒與事件?無論是何種情緒與事件,有一件事是你絕對不會想到的,但這件事卻是無法抹滅的事實,就是『螞蟻對於生態平衡的重要性』,而我希望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因此我成立了螞蟻帝國,我想將我所享受的、熱愛的一切分享給大家,讓大家也能跟我一樣一起『享受觀察的樂趣,創造屬於自己的螞蟻帝國』。 (註:更多計畫內容請參考關於螞蟻帝國)   螞蟻到底有什麼有趣? 圖:台灣特有種 臭巨山蟻 Camponotus habereri   螞蟻是世界上極為少數有著與人類相仿的社會結構的昆蟲,我們稱為『社會性昆蟲』,這樣的昆蟲有別於其他生物的生存模式,不只是以群為單位生存,這個群中皆為同一個家族的成員,牠們利用先天差異分工合作、一起共同築巢、一起照顧弱小無法自行生存的卵、幼蟲與繭(蛹),而這樣獨有的生存模式非常具有觀察、研究與教育的價值,我們不需要高難度的技術、昂貴的設備以及花費長時間的照顧與陪伴,卻能觀察到世界上最複雜的昆蟲之一。   螞蟻該如何飼養 雖然說不須高難度技術、昂貴插電設備或費時的整理陪伴,但我們還是必須維持牠們生活必需的條件,而對於飼養昆蟲最重要的除了正確的食物之外,環境條件也非常重要,這樣的環境會直接影響到昆蟲的生存,所謂的環境就是指濕度、空間、安全性等,其中又以濕度最為重要,因為節肢動物是開放式循環,體內的水分無法容易地保存,因此需要環境濕度來達到體內與環境的平衡。傳統的人工蟻巢而言,有直接利用玻璃片夾和沙土讓螞蟻自行挖掘居住,也有利用石膏製作雕塑出適合螞蟻居住的家,但無論哪種,所耗費的時間或技術成本都很高,也往往受限在許多事情上。   蟻走星球 由於上述原因,我們以長期飼養經驗去開發了全球第一個多複合式材質與可變化擴充的蟻巢,讓飼養簡單化但卻縮小且更精美,將各種材質的優點做結合,並且以螞蟻飼養可行性為最大考量去設計,讓更多人能夠更輕易的上手,也能夠擁有專屬於自己的組合與變化。 蟻走星球特點: 1.完美尺寸:適合擺放辦公桌與書桌上 2.複合材質:壓克力、ABS/PLA、石膏/加氣磚、橡皮筋、塑膠塞,結合各種材質的優點 3.顏色多元:白色、金色、銀灰色、橘色以及嫩綠色五種選擇 4.千種變化:六種原塊可四種角度變化拼接,超過千種組合可搭配 5.無限擴充:可以無限上下左右的增加,讓群落大小變大後不用擔心移巢的問題 6.ㄧ體多用:可單一使用內有巢室與餵食區分別,也可單獨當巢室或單獨當餵食區 我們希望讓螞蟻住的舒適合適,也增強飼養者體驗,讓更多人能夠不受年齡、性別與職業,更輕易的享受觀察的樂趣,創造屬於自己的螞蟻帝國,也可以藉由觀察與飼養更深入了解螞蟻,更重要的是,不只是對於單一物種的保護,而是延伸至大眾對於生態平衡的正確認知。   ※更多產品相關資訊將於群眾募資上一併公告介紹   不想錯過螞蟻帝國募資活動? 請立即點選加入!→加入 ...

在我們螞蟻飼養過程中有時候也會遇到這樣的真菌寄生,而這個研究指出螞蟻們會有意識知道自己已被寄生,並且嘗試透過吃下含有過氧化氫(H2O2)的物體以有機率的達到治癒的效果,像是文中提到的含有過氧氧化氫的蚜蟲或是腐爛同伴屍體,這點提醒了我,一般認為螞蟻會分解吃掉同伴屍體的原因可能會是因為還有營養價值才進行食用分解,或許另一種可能就是螞蟻們受到的白僵菌的感染,因此而食用同伴死亡的屍體,而當下的事實真相是如何就要繼續觀察才會知道了。另外有趣的一點是,過氧化氫這種東西螞蟻平常不會食用,因為有可能食用後會死亡,而在感染後卻會嘗試食用,這意味著: 1.螞蟻知道自己感染了白僵菌 2.螞蟻知道食用過氧化氫有致命的可能 3.但螞蟻也知道白僵菌可以透過食用過氧化氫有機會的可以治癒  4.螞蟻會透過食用劑量來達到增加存活機率的可能,因為過量會死,沒有達到劑量也不會有效果 除了上述這些,透過觀察我們也可以發現螞蟻一旦生病或著即將死亡前,會遠離巢體避免感染到群落中的其他健康個體喔!   最後文中提到的白殭菌是一種在土壤中常見的真菌,而這種寄生真菌的寄主就是昆蟲,可寄生於許多種的昆蟲身上,且幼蟲、蛹與成蟲都有可能,而螞蟻也是其中之一。而白殭菌的寄生方式就是它的孢子會先附著於寄主的體表,萌芽後菌絲穿入表皮,侵入寄主的體內吸收各器官的營養,使得寄主失去活動能力而死亡。菌絲在此期間由寄主的節縫間長出來並覆滿全身,並長出白色粉末狀的孢子,若遇到健康的昆蟲,即會沾附上去感染,由於白殭菌容易寄生於各種昆蟲,又對人體無害,因此現在常被用作農業害蟲的生物防治。 圖:白僵菌感染   原文出處: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science/ants-are-able-to-selfmedicate-by-changing-diet-when-they-are-unwell-in-first-for-insectkind-10467040.html 譯文出處:http://e-info.org.tw/node/109748 ...

原文: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198705/   《蟻人》(Ant-Man)的出現,對於漫威系列電影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轉折點,因為蟻人在設定上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物。不過今天我們不談電影,我們談螞蟻,因為螞蟻在這部片中佔有很重要的地位,如果沒有牠們的出現,整部電影就絕對不那麼精彩了。 前幾天有個哈佛正妹指出了《蟻人》中的錯誤,就是螞蟻是母系社會,受精過的個體皆為雌性,所以那些戰士們,包含主角騎乘的那隻「安東尼」,都是雌性個體,有別於我們的認知,蟻人的愛騎應該稱為「安東妮」。不過如果電影以真實的角度去做,就真的很難交代了,以電影的角度來說,其實這不這麼重要,因為這就是一部漫畫改編的「電影」。 但是不知道看過電影的你們有沒有發現,女主角在介紹這些蟻人「盟友」的每一隻螞蟻的特色?這些特色讓蟻人有特殊能力可用,而這些重要的配角可都是是真有其「蟻」喔。  1. Camponotus Pennsylvanicus (carpenter ant)   台灣學術命名稱Camponotus為巨山蟻屬,這種螞蟻從名稱上看來通常都比較巨大,電影中博士也有提到,因為大型,所以很適合運輸用,載人跟載東西就變成牠們很適合的工作。而為何稱為carpenter ant(木匠蟻),原因是因為牠們這蟻屬的螞蟻很多會居住在木頭中,加工木頭變成自己的家,像一個木匠一樣,所以就俗稱carpenter ant(木匠蟻),也有人稱wood ant(木蟻),台灣也有不少這蟻屬的螞蟻,牠們其實還有一個厲害的武器,就是蟻酸。 蟻酸是這種螞蟻的防禦性武器,牠們會在受驚嚇或反擊時會分泌甚至噴射到敵人身上,對於昆蟲而言牠是一種破壞神經傳導的物質,而對於動物而言牠是一個具有劇烈刺鼻味的液體,因此可以趕走大型的動物。     運輸蟻「安東尼」劇照|Photo Credit: Marvel       真實的安東尼(Camponotus Pennsylvanicus) Photo Credit:NY State IPM Program at Cornell University@Flickr CC BY 2.0       此種巨山蟻裡面兵蟻的真實長相 Photo Credit: Adam B. Lazarus Via Wikipedia CC BY 2.5               2. Paratrechina longicornis (crazy ant)   我很努力的聽了女主角介紹時唸出來的學名,但聽到時有點疑惑,因為這種螞蟻是黑色的,或者其實只是編劇搞錯學名?台灣稱長角黃山蟻(長角立毛蟻),俗稱狂蟻或小黑蟻,而我認為劇中可能真正想要的那個種類應該是Anoplolepis gracilipes(長足捷山蟻),因為顏色就是黃色的。無論哪一種,這兩種螞蟻都是知名的入侵全球各地的物種,長足捷山蟻具有強烈蟻酸,甚至會驅趕本土物種使本土物種減少棲地。     片中crazy ant劇照|Photo Credit: Marvel       真實Paratrechina longicornis工蟻|Photo Credit: Alton N. Sparks, Jr., University of Georgia, Bugwood.org CC BY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Anoplolepis gracilipes工蟻,是不是反而比較像電影中的那隻可愛的小螞蟻?|Photo Credit: John Tann from Sydney, Australia (Yellow crazy...

自從科技越來越發達之後,對於螞蟻的研究才能陸續地完成,因為螞蟻太小且太複雜了!這個實驗是利用追蹤標記的方式,去了解狂蟻是如何合作搬運比自己還大型的食物回家。相信大家如果有與別人一起搬運大型物體的時候,都會有相同的問題,就是如何一起移動,往哪個方向移動,因為這些會攸關施力的多寡與移動的方向,如果兩個人搬運,且這兩個個人都往反方向移動的時候,這個物體就無法順利被搬走,我們人類可以用言語或肢體溝通移動方向,而這些螞蟻搬運工們是如何知道方向怎麼移動的呢?尤其是牠們的溝通都是靠氣味進行,在搬運物體的同時,觸角根本無法同時辨識地上的氣味,同時又被食物的氣味干擾,於是這個實驗告訴了我們答案,其他未參與搬運的螞蟻們會提供牠們移動的方向,以讓搬運的團隊能夠順利地回家喔!更多內文請參考原文   原文:http://www.popsci.com/crazy-ants-cooperate-carry-food   更多實驗的內容可以參考以下: Ant groups optimally amplify the effect of transiently informed individuals http://www.nature.com/ncomms/2015/150728/ncomms8729/full/ncomms8729.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