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人們養動物的慾望,通常來自於與大自然連結的渴望,對於人們為什麼飼養寵物這個問題,我相信大家已經可以理解,但是近年來,不被大眾所理解的『異寵』,除了飼養的對象越來越『特殊』之外,飼養異寵的人口數也逐漸增加。   『異寵』從字面上來看,為奇異的寵物,其實任何再特殊的事情我認為也是有跡可循的,與眾不同的特殊性我相信就是一種因素之一。不過我認為異寵其實只是一個過渡期,因為異寵的定義上為什麼被認定為奇異的寵物,就是因為一般普羅大眾對這樣的寵物的想法是奇異的、特殊的,但一旦家家戶戶或身邊眾多的親朋好友都飼養或習以為常後,這樣的寵物便不再適合異寵這個名詞了。   台灣近幾年來,異寵這個詞,幾乎已讓人立刻的聯想到某些寵物,像是爬蟲與節肢動物如昆蟲、蜘蛛、蠍子等,我相信未來不管多少年後牠們還是一樣被視為異寵,因為我想世界上應該沒有再比這些更奇異的寵物了,一般人就算理解了也不盡然會想去飼養,應該說不盡然會理解這樣的飼養心態。   我自己就是一個飼養過許多異寵的人,而眾多令人無法理解的異寵當中,就屬『螞蟻』最為特殊,想必大家會想知道我是如何接觸並開始想要飼養螞蟻的,這就要從小開始說起了。     從我有印象開始,我就是在都市長大的,家裡最常看到的昆蟲,只有蚊子和蟑螂。家父是在三峽跟著哥哥一起在山上長大的,因此等我有能力走動與跑動時,家父每到假日就會帶著我前去三峽協助哥哥的農事,對於一個都市小孩,除了要忍受長途車程與山路之外,還要忍受當下一點都覺得沒有樂趣的山區環境,對我來說是一種煎熬,但漸漸地,自己開始找起了樂子,玩弄著我所看到的植物、昆蟲們,是我當時消耗時間 的方式,但後來家父開始帶我觀察他看到知道的昆蟲、動物,漸漸地引發了我的好奇心以及觀察慾,從原先的玩弄,變為靜靜地觀察甚至幫助昆蟲(比如說幫助無法翻身的金龜子翻身、替被蜘蛛網殘住的蝴蝶解圍等等);從不斷地排斥與甚至無所不用其極的吵鬧不想去山上,到每周最期待的去山上,我相信從那時開始,我愛上了大自然。在這樣的過程中,我每看到我有興趣想觀察的昆蟲,我就很想帶回去飼養,因為總覺得飼養才可以不受時間空間的限制去觀察,舉凡蚱蜢、蟋蟀、螽斯、螳螂、蟬、毛毛蟲、竹節蟲、金龜子、獨角仙、鍬形蟲、象鼻蟲、龍蝨等等路上水裡的昆蟲,我都飼養過,但唯獨一種昆蟲讓我苦惱,苦惱著如何帶回去飼養(無論是不知道怎麼帶、怎麼抓之外,就是怎麼讓父母同意了),就是螞蟻,螞蟻是我在不管任何環境下,幾乎都可以看的到的昆蟲,從原先玩弄牠們,到敬佩牠們的神奇與團結,一念之間的轉變,讓我曾經蹲在地上好幾個小時觀察螞蟻。。     人是這樣的,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我想養螞蟻的慾望,隨著每次的觀察產生對螞蟻的好奇心增加是越來越強烈,但好不容易成功用密封罐蒐集起幾隻螞蟻後,終於偷偷的瞞著媽媽成功帶回家,但到家打開後看到的是一具一具的屍體,僅存的螞蟻以自己的餘力爬了出來,而後我免不了的是一陣責罰與毒打。最後隨著網路的崛起,我靠著一些資訊與不斷地嘗試和向曾經有飼養過的前輩們請教,正式開啟了我的螞蟻飼養之路。螞蟻是我從小到大從未改變過熱忱的昆蟲,並且隨著飼養經驗的增加與自身能力、想法上的成長與改變而更加對其熱衷,至今飼養經歷已有十餘年了,飼養過的種數不下50種,如今,我以精養為目的,對於各種螞蟻從頭開始到每個階段的變化,有著更深的體悟,現在的我,並不是養活就好,而是如何養得更好,並且計畫著自行繁殖螞蟻們,以避免採集所造成破壞生物的平衡,我相信或多或少會對其平衡造成些微影響。       至於為什麼我會對螞蟻有如此的熱忱,就要從牠本身的特性與我一路上所看到的一切去做說明。首先我們先來簡單認識一下螞蟻: 1.社會性昆蟲:所謂社會性昆蟲就是如同人類社會一般,會有一個群居一同發展的小社會,會有不同世代有『階級』的存在這個小型社會中,也就是多代同堂,並且彼此間會有社會性行為,一起照顧著下一代,彼此存活著就是為了同一個目標,就是可以擴大自己的群落,產出屬於自己後代的基因出去散播。而世界上僅有三種這樣的昆蟲,也就是螞蟻、蜜蜂與白蟻,論安全性、危害性與觀察性而言就屬螞蟻最為合適作為飼養對象。                   2.種數龐大:世界上預估有一萬種以上的螞蟻存在著,台灣本島就有預估三百至四百種的螞蟻,可見其生態地位的重要性,又每一種螞蟻都有其體型、體色、特殊行為、居住環境、築巢型態、食性、特性、個性等等,而這些所反應出來的是演化上不同的機制與結果,讓你由衷地佩服這個大自然的美與奇妙。 針對以上兩個核心原因,我自己以我本身的觀點總結一句話來讓大家稍微對養螞蟻有點看法: 『享受觀察的樂趣,創造屬於自己的螞蟻帝國』。 以前的我,所產生飼養的慾望分為『觀察慾』與『創造慾』,『觀察慾』(或者可以說是求知慾)的起始為好奇或者是喜歡,並且在野外我們只能觀察到極少行為的螞蟻,像是覓食或搬家,但90%的行為都是在巢中進行,野外的巢中我們是無法觀察到的;而『創造慾』的起始就是觀察慾開始後想要帶回去飼養之後的創造,如動手準備飼養的巢與環境,如同養魚一樣,一個缸就可以養了,也可以加水草、造景、燈具等,目的就是讓自己看的開心、舒服,也讓自己所飼養的對象能夠相同的開心與舒服。     而為什麼螞蟻會引發觀察慾,因為牠神奇的社會性行為、特殊的行為模式,當你想了解無論人、動物、昆蟲在幹嘛時,就是利用觀察的方式來證實是否與自己當下所理解的相同。至今,我對於螞蟻神奇的行為與團結還是深感敬佩,並且不斷還有新的發現與體悟。 而如今的我,對於螞蟻飼養上有了新的想法,是在應用面上,我深深地相信著螞蟻身上有著許多值得人類發現的能力、功能或行為是可以應用在人類身上,等著人類去發現,舉例來說,螞蟻與蜜蜂同為社會性昆蟲,一樣具有天然的抗生素可以分泌用來保護蟻巢與卵幼受到細菌、黴菌、病毒的侵害,而天然的抗生素好處就是不會形成抗藥性;或者部分螞蟻也具有繭外皮,或許螞蟻的絲相對於蠶絲而言會有更好的利用價值;又或者作為食用或醫療上,能夠協助人們其他的方式獲取胺基酸、蛋白質或者改善疾病。而我一直都認為無論什麼研究,飼養都是基礎,因此我專研在飼養上,希望未來能夠有許多的跨界合作,透過不同專業領域與知識的合作,我相信一定能有更不得了的創新結果。     ...

這個影片精闢的講出螞蟻的基本生活型態與提到人類從它們身上學到的東西 畫風非常特別和有趣 其實很多人類實際應用在科技或生活上的事物 都是從大自然那裏學來的 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因此最重要的是要感謝它們 並且好好愛護它們 相信未來還會發現更多螞蟻值得人類學習的地方...

這則有趣的文章提到蛛蜂會利用螞蟻的屍體來做巢 而最常見被拿來使用的螞蟻其中一種就是敏捷扁頭粗針蟻( Pachycondyla astuta ) 因為敏捷扁頭在當地是常見的大型蟻種 而為什麼要取螞蟻屍體來做巢 研究者提出是因為螞蟻屍體會散發某種揮發的氣味來保護或避免其他可能會入侵它們巢穴的生物 你不得不承認大自然的神奇 相信還有很多未知的 未被發現的事 等著我們去發掘和學習   原文出處:Dead-ant wall protects young spider wasps...

■ 學者大量標記蟻群中的螞蟻,結果發現螞蟻會隨著年齡增長而負責不同的工作。 科學家在螞蟻身上標記後以電腦追蹤,發現工蟻會分成三類,分別負責不同職務,且職務會隨著年齡改變。 圖片來源:ALESSANDRO CRESPI 編譯 | 汪芃 蟻群中的工蟻外表看起來都一樣,因此想以肉眼追蹤牠們的移動和互動情形非常困難。有鑑於此,學者丹妮兒.莫爾許(Danielle Mersch)便率領研究同仁標記數個蟻群的全體工蟻,再以電腦追蹤監測。據研究團隊表示,他們已蒐集到史上最多的螞蟻互動資料。 這群瑞士洛桑大學(University of Lausanne)的生物學者發現,工蟻分成三個社會群體,專司不同職務,分別是照顧蟻后和新生螞蟻、清潔蟻窩以及覓食。三種工蟻在蟻窩中的活動範圍不同,且會隨著年齡增長,依序從一個群體進入下一個群體。這份研究成果已於四月十八日發表在《科學》(Science)雜誌中。 亞利桑那大學(University of Arizona)的昆蟲學者安娜.多恩豪斯(Anna Dornhaus)表示:「這是劃時代的研究,他們蒐集的資料數量和詳細程度前所未有。最近已有不少學者開發各種自動追蹤動物行為的技術,而莫爾許的研究是頭幾個運用這些技術的實證研究。」 莫爾許的研究團隊在實驗室中飼養六個大黑蟻(Camponotus fellah)蟻群,並以紙標籤標記所有工蟻,標籤上都標有類似條碼的符號。每個蟻群由一百隻以上的螞蟻組成,棲息在扁平狀的空間中,上方有攝影機監測。電腦可自動辨識工蟻身上的標籤,並以每秒兩次的頻率記錄每隻工蟻的位置(見影片)。在四十一天的實驗期間,研究人員蒐集到超過二十四億次的讀數,並記錄了工蟻間的九百四十億次互動。 學者發現工蟻中約有百分之四十是養護蟻,幾乎一直待在蟻后和幼蟻身邊,而約百分之三十是覓食蟻,負責採集整個蟻窩所需的大部分食物,活動範圍集中在蟻窩入口處,至於剩下的則是清潔蟻,多在蟻窩的垃圾堆活動。 工蟻的職責依年齡改變,大致上最年輕的是養護蟻,再來是清潔蟻,覓食蟻則最老。蜜蜂中的工蜂也會依年齡調整職務,但這是第一份證實螞蟻也有類似現象的研究。 然而工蟻的職涯轉換並非涇渭分明。莫爾許說:「例如也會有一些比較老的養護蟻或比較年輕的覓食蟻。」 社會混合 研究團隊繪製出工蟻活動的熱區圖,顯示養護蟻和覓食蟻會緊守自己的團體成員,不會主動與其他類的工蟻互動,就算蟻窩入口和育幼室緊緊相鄰也一樣,相較之下,清潔蟻的活動範圍則大很多,遍及蟻窩四處,也會與另外兩種工蟻互動。莫爾許說:「大黑蟻其實可以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穿越蟻窩,但即使在這麼簡化的空間中,牠們卻還是會在各自的地盤活動。」 這樣的組織或許大有好處,例如返巢的覓食蟻可以快速把食物位置告知其他覓食蟻,而不會打擾到整個蟻群,此外,覓食蟻少跟其他工蟻互動,也就不會把寄生蟲和疾病傳染給最重要的蟻后及幼蟻。 莫爾許接下來的計畫是研究上述假說是否為真,以及了解工蟻轉換職涯的原因。她指出:「說不定利用我們蒐集的工蟻活動和空間結構資料,就能根據工蟻當下的狀態推算出牠們未來的職務?」 麻州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的行為生物學者詹姆斯.傳尼艾洛(James Traniello)則表示這份分析「傑出而縝密」,但他也指出,這份研究成果是否適用其他螞蟻品種還有待檢驗,另外在自然環境中情況也可能不同,因為年老的工蟻會在覓食過程中死在蟻窩外。然而傳尼艾洛也表示,莫爾許的監測技術也能觀察這些問題,此外他也希望莫爾許的技術能廣受採用。 蟻群的電腦追蹤影片 各色線條代表螞蟻一分鐘內的移動途徑(沒有線條則代表螞蟻未移動)。影片以五倍速度播放。    影片請點我 -------------------------------------------------------------------------------------------------------------------- Ray: 由於體型大小的關係,螞蟻研究因此受限許多,但科技路續發展,對於螞蟻的研究能夠越來越仔細,透過這套攝影監控系統,能更仔細記錄並分析出看似無規律的螞蟻的行為,事實是它們並不會做出過度浪費體力的行為,並且一切都是非常有邏輯性的,每個個體都以同一目標去完成自己本分的工作,而那個目標就是存活下去、繁衍下去。 我希望更多人能夠投入於螞蟻研究,因為我深信著人類有太多需要向它們學習的地方。   文章出處:http://case.ntu.edu.tw/blog/?p=13100...